黄益平:线上经济成为宏观经济稳定器,助力中小微企业融资

摘要:北京时间20200325关于【黄益平:线上经济成为宏观经济稳定器,助力中小微企业融资】的具体情况和说明,让www.trgwym.cn新闻频道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

向您推荐
继续播放

题记:本文根据北大国发院副院长、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教授在“国家发展”在线系列讲座的演讲整理。“国家发展”系列讲座已举办30多讲,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推出在线版。

今天的交流主要讨论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线上经济可能已经成为宏观经济的稳定器;

第二,数字技术在支持中小微企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第三,数字经济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未来会有十分广阔的空间。

线上经济成为宏观经济的稳定器

目前,国内控制疫情的努力取得了初步成效,但还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民工返城、复工会不会引发疫情反弹?疫情在各国会蔓延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引发新的金融危机?这些问题都值得密切观察。

不过这次的新冠疫情跟2003年非典有所不同,一方面,今天已经有线上经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疫情对经济和生活消费的冲击;另一方面,人员流动性大大提高,使控制疫情更困难。尽管国内看起来已经得到控制,但又传播到了全球。这是2003年非典未能出现的情况。如今即便国内经济能复苏,国外疫情如果导致进一步限制货物、资本和人员流动,也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因素。

灾害对经济的影响确实有一些共同特征,灾害经济学也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灾害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一般分成直接经济损失和商业中断导致的损失。直接损失是指灾害一发生,经济活动就消失,间接损失指的是下一轮经济发展跟不上。比如非典时期的餐饮业、旅游业立刻停滞,就是直接经济损失;但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影响就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显现。因此,2003年6月非典疫情结束到2004年6月这一年,其他活动很快反弹,但外国直接投资变成了负增长。疫情导致国际商务旅行基本中断,商务谈判中断意味着新的直接投资项目也中断,但影响滞后了一年才能看出来。所以,讨论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要同时关注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两个方面。

哈佛大学的巴罗教授专门研究经济增长问题,他发现战争、大萧条和金融危机这样的灾难造成的成本,往往占GDP的20%,正常经济周期波动的成本往往只占GDP的1%-1.5%。而且,不同类型灾害对经济的冲击很不一样。比如,新冠疫情和地震这种自然灾害就不太一样,疫情不会引发实物资本的损失,不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直接导致房屋、基础设施、设备损坏,但疫情传播和防控带来的成本更严重,对经济整体的影响也许更严重。

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提出一个“破窗理论”。“破窗理论”简言之就是:理发店的一块玻璃窗被打破,这当然是件坏事,因为造成了损失,但是玻璃窗的损坏会引发一系列经济活动。如果店主人去订制新玻璃,厂家就会收到新的生产订单,到最后装上新玻璃,这一系列活动产生的经济机会,带来的社会收益,可能超过这块玻璃本身破掉的成本。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当然远远不是破一块玻璃那么简单,但是“破窗理论”提醒我们,疫情冲击也会带来一系列的经济活动,这其中会有人受损,但也许也会有人获得新机会。

从数字经济的角度看,和2003年非典相比,网购已经获得巨大发展,占全社会零售总额的20%以上,2003年基本还没有线上经济,淘宝平台2003年6月才上线。新冠疫情发生后,阿里和蚂蚁金服做了一系列调查发现,餐馆的生意确实总体减少,其中,线下业务减少了75%,线上业务减少了40%,同时减少。但如果没有线上业务补充,餐饮业受到的总体冲击会更大。调查还发现,40%的餐馆都做外卖,这其中又有一半餐馆是新开的外卖业务。现在成都的火锅店都能做外卖,原来肯定想象不到火锅外卖。线上业务使得冲击变得相对小了一些。

从行业分布来看,游乐园、博物馆、酒店、航空等受疫情影响较大,线上影视、办公、教育则飞速扩张。据说,在线教育业务至少增长超过300%,我个人每天大概会有两到三个线上会议,用的是腾讯会议、钉钉、ZOOM等平台,冰火两重天。

我最近还听说温州的红蜻蜓制鞋公司,疫情期间4000家门店关闭,被迫打响一场“蜻蜓大作战”,把线下门店业务搬到线上,据说线上业务增长了600%。还有成都的新网银行,疫情期间消费信贷减少非常明显,但小微信贷的申请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所以,这次数字经济确实发挥了宏观经济稳定器的作用,至少为很多公司和行业起到了缓冲作用。

当然,疫情的影响是动态的,不同行业在不同阶段受到的冲击也不同。这和我们过去看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产生的影响是一个道理:不同行业被改变、替代的程度不太一样,但一般来说,简单重复的劳动比较容易由机器替代,也比较容易在线上完成,但是个性化的、涉及情感的活动就比较难被替代。但这也是动态发展的,比如机器人短期内无法替代门诊医生等知识密集高的工作,但如果科学大幅度进步、计算机技术显著提高,也许有一天机器人也能直接给人看病。

这次疫情过程中的很多现象也说明数字经济是一个系统工程,决不是有了高端服务器和用户端平台就可以。比如大家都抱怨疫情直报系统并没有被利用,说明技术就绪了,但配套的执行系统还没有到位。再比如,网购、线上服务非常成熟了,但很难下乡,因为马路挖断或楼宇封锁。因此,数字经济和数字治理都是一个系统工程。这次疫情期间,数字经济总体起到了宏观经济稳定器的作用,正面的价值比较明显。

数字经济助力中小微企业融资

过去两年,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都抱怨日子越来越难过。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一个就是2019年政策方面控制风险、去杠杆,使得它们融资难的问题变得更加突出,如今叠加疫情